征兵启动!请吃下这10种苦再考虑当兵!



  几乎每个准备当兵的青年,在当兵前征兵部门和当过兵的亲友都会敦敦告诫:“当兵比较苦,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当兵要吃苦,这些感受大多来自有过当兵经历的人的心中之感,当然也不乏未当过兵的人的局外之论。

  当兵真的很苦吗?到底苦在哪里?笔者当兵二十多年的实践体会,当兵肯定是要吃苦的,这个苦既是军人这一特殊职业的工作性质所决定的,也是一名普通地方青年进入绿色军营的“敲门砖”、成为一名合格军人所必须付出的“报名费”。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部队的治军理念不断趋向以人为本,军营的工作生活条件比以前有了较大改善,尤其是住宿、伙食条件,几乎接近社会及城市的平均水平,但当兵所需要经历的苦并没有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而减少。汇总一些有过当兵经历的人实践感受,总体感到当兵的“苦”大体表现在十个方面:
 

苦在环境不适应。

  参军入伍,对大多数地方青年而言,都意味着要过“背井离乡”的日子。从出生就在一个熟悉环境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去的是完全的陌生环境,没有父母亲友的照顾、没有同学好友的陪伴,人生地不熟,一切都要靠自己、一切都要从零起步。住的是班排集体宿舍,晚上宿舍里睡觉时打呼噜、磨牙齿、说梦话的都可能会有,不像以前住在自己家中一人一个房间,自由自在,想干嘛就干嘛。过的是集体生活,从早到晚上都是听哨音集合、听口令行动,绝大多数活动都是以班排或连为单位集体行动,属于个人支配的时间不多,肯定不能像以前在家里洒脱自在。任何人到一个新的工作生活环境,都需要有一个适应期,何况很是从小就没有离开过父母庇护、没有经历实际生活磨砺的新战士。因此,对每一个新战士来说,熟悉新的环境、了解新的领导、认识新的战友,都要从零开始,肯定需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苦在饮食不习惯。

  实事求是地说,近十年来部队的伙食条件和水平比以前有很大的改善。比如,一定的伙食标准、国家在军用粮油价格上的补贴、有荤有素、四菜一汤加水果,设施配套、干净整洁的饭堂,大多数基层部队还实行了自助餐制。应该说,多数基层部队的饮食标准不低于城市一般家庭的生活水准。真正让新入伍战士在饮食方面不适应的是,部队大多数以营连为基本伙食保障单位,菜是统一的大锅饭菜,几十人、上百人吃的饭菜放在一个大锅之中,烧起来味道肯定没有小锅饭菜好,这一点技术再好的厨师也做不到。同时,有句俗话:众口难调。有的人喜欢吃酸、有的人喜欢吃甜,有的人喜吃辣椒、无辣不欢,有的人则有一点辣都吃不下;北方的人多喜欢吃馒头、水饺等面食,而南方的人往往吃惯米饭。这也应了那句老话,“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厨不烧百人之饭。”因此,这种高度集约化的伙食保障模式很难让大家人人都满意。在生活调节上,部队营区里一般也都有超市或饮食小店,空余时间可以点个小菜、吃碗馄饨,购买一些方便面、火腿肠、面包等生活零食,但新兵连由于管理比较严格,也不能做到想去就去、想买就买、想吃就吃。在这种情况下,尽管部队伙食有基本的保障,但对于一些在饮食上比较挑剔、生活适应能力差一点的新战士来说,饥一顿、饱一顿的情况也会时有出现,一些新兵用电话跟家里人反映“咽不下、吃不饱、吃不好”的现象也就比较常见了。
 

苦在自由受限制。

  对于入伍之前在家里自由散漫惯了的新战士来说,自由如空气,平常丝毫感受不到其重要。而且一旦到了部队,接受的一个重要挑战就是自由方面受到的种种限制。部队实行的管理是一种全领域、全时段、全员额的网格化管理,系统、细致而严格。尤其是新兵连,为培养他们严格的组织纪律观念,对刚入伍新战士的管理也更加严格细致。一方面,时间安排比较紧凑,从早上起床、早操、洗漱、就餐、操课、看新闻、晚点名,到晚上九、十点左右熄灯就寝,新兵连的生活一天下来十分紧张,给新战士们用来自由支配的时间比较少。当然,新兵连结束、分配到老兵连之后,自由空间会有所改善。另一方面,管理制度比较严格和细致。比如,离开本连队范围要请假报批,管理比较严格的连队还会有时间限制。再比如,离开营区外出受限制。首先新兵连期间,新战士不能随意离开军营。到驻地旅游景点、到市区街上逛逛、到商场超市购物,对于新战士而言尤其在新兵连期间,都是遥不可及的奢望。新兵连训练结束分配到了老兵连,原则上节假日可以外出,但也是有比例限制的,每个班的战士外出也是轮流安排,不是想出去就随时能够出去的。有的一个月左右才能轮到外出一次。这对于平时自由惯了的新战士来说,普遍感到难以适应,个别适应能力差的还会有一种“坐牢”的感觉。
 

苦在沟通受影响。

  现代社会是信息社会。对大多数社会青年而言,上网聊天或打游戏举手可得,手机QQ或微信发e-mail一键联通,与亲友电话一拨就通,是最方便、最基本、最常态的信息沟通方式。但到了部队,受安全保密要求和正规化管理规定的制约,这些常态就会成为非常态、基本就会变成特殊,随手可得的与家人和社会的沟通会受到一些制约和影响。首先是手机使用受限制。新战士一入伍,手机往往都是统一上缴、集中管理,原则上新兵连期间不能随便使用手机,这是大多数部队抓正规化管理的通行做法。新兵连结束下老兵连后,手机只能休息时间和双休日时间使用。这对于整天手机不离身的“手机控”新战士来说,思想上最难以适应和接受的一道“坎”。其次是电话不能想打就打。部队宿舍周围大多装有IC卡电话亭,但为不影响正常的工作秩序,部队规定正课时间是不允许打电话的。第三是上互联网不方便。由于安全管理方面的硬性要求,目前部分基层部队建起了互联网吧,但也有部分基层单位还没有建好。部队明文规定,官兵不准私自上网和到地方网吧上网。很多新战士到部队之后,一到部队、一进新兵连,感到在营区不能随便上网、到外面又不准上网,就像进入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信息“孤岛”。这对于在地方享受信息社会惯了的新入伍战士来说,也是非常难以适应和接受。尤其是对那些入伍前有上网瘾和电话瘾的新战士,更是一种心理意志上的全面磨练,是对他们能不能适应部队生活的一个最现实考验。
 

苦在生活要自理。

  在家百日好、出外千般难,这恐怕也是很多新战士的共同体会。一个初离开父母亲友的地方青年,离开家的那天开始,就要走上一条一切都要自己动手、完全由自我管理的道路。对于新战士而言,生活上至少要过好“三关”。

  第一个是“内务关”,就是自己整理床铺被褥和生活物质。部队整理床铺是新战士到部队生活过的第一关。光是叠被子,就让很多新入伍战友苦不堪言,一个松软的被子每天早上都要叠成四方四正的豆腐块、一个柔软的铺面要抚熨的像会议桌一样的平,大多数新战士刚开始往往是半个小时下来,被子还叠不出一个模样来。很多新战士就练叠被子这一件“技术活”,没有一两个星期难以达到干部骨干要求的标准。

  第二个是“勤务关”。部队营区正规化管理要求,从营房里面的物品摆放,到门窗和室内外卫生,都要求保持整洁有序。新战士大多数直接从家门到校门、又从校门直接走到营门,从走进部队的第一天开始,经常要担负擦窗户、拖地板、剪草皮、扫树叶等公差勤务任务,而且这些工作几乎是每天都要去做、去完成的任务。许多新战士在家里过惯了学生生活、习惯于家人照顾,对于这些相当于地方物业人员和环卫工人从事的工作,无论从身体还是心理,开始都难以理解和接受,都要走过一段逐渐理解、被动接受的过程。此外,作为普通战士,还要轮流担任班排的值日员,值日期间,要洗全班人员的碗、筷、盆、盘,打扫所在班排的公共卫生区,这种常态性的勤务工作也是每个战士都要分工完成的任务。

  第三个是“洗衣关”。对于不少新战士来说,过去在家里时都是父母亲照顾,衣服不洗、卫生不扫、饭菜不烧,家人包揽一切。到了部队之后,一切只能靠自己,衣物自己动手去洗、自己动手收叠。尤其是那些在家里过惯了小皇帝、太子爷生活的新战士,每天洗衣服也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
 

苦在纪律很严格。

  部队是一个靠细致管理和严格纪律维持正常运转秩序的战斗集体,严明的纪律是保持高度集中统一和良好战备状态的重要保证。尽管各级强调以人为本、以情带兵,但部队主要还是用行政命令和政治教育相结合的工作模式。纪律规定管的很细,从站队集合、到穿衣着装,从内务整理、到东西摆放,从训练的精神状态到武器装备的操作要领,都有着很细致、很严格的规范,条条框框比较多。对于新战士来说,刚到部队时,可能一下子会感觉自己什么都不会,站也不对、坐也错了,究竟干什么、怎么干、干到什么程度,一切都要从头学起来,随时都会出错、随时都会被班长纠正、被领导批评。一项内容没有达到上级要求,就会受到上级批评;一旦严重违反了上级的制度和规定,就要受到相应纪律的严格处罚。比如,集合动作慢了,就要受到领导和班长的指责;军容着装不符合要求,随时都会被指出和纠正;到超市购物忘记了请假或超假几分钟,都有可能召开班务会排务会,专题作检查,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工作任务没有完成好的,每天晚上班务会、每周军人大会都要组织讲评,可能还要进一步接受批评。很多习惯父母亲友呵护关爱、很少听到批评训斥言语的新战士,还没有养成服从命令听指挥的意识,刚到部队后对班长、排长相对严厉的管理风格很不适应,大多需要经历一个思想转变的过程。

苦在训练任务重。

  部队是以准备打仗为目标、以军事训练为中心、以战备执勤为常态的特殊任务单位。一方面是,训练工作条件艰苦。新时期虽然部队武器装备更新大,但训练环境大多还是以在简陋的室外训练为主,“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情况比较常见,无论是寒风冷冽的冰天雪地,还是热气扑面的酷热场所,在这些条件相对恶劣的时间里组织训练和执勤也是“家常便饭”;对多数战士而言,有时白天要全天训练,晚上甚至半夜还要起来站岗放哨;除了正常训练任务之外,部队还随时可能遂行抗洪抢险等突发性、应急性的急难险重任务。这对于很多没有经历过日晒雨淋、霜打露浸的艰苦生活,没有经历过晚上加班、加点工作,尤其是没有经历过生死考验的新战士来说,也是一种需要一定适应期的考验。另一方面是,训练强度比较大。作为普通部队而言,训练强度虽然不一定都象影视作品上反映特种兵那样的爬悬崖、跳伞等那么具有危险性,但对于多数普通社会青年来说训练强度还比较大,部队的5公里急行军、翻越障碍、按照实战背景“一个过程”组织武装装备操作等强度比较大的训练,对战士来说,既是对身体、耐力的强化锻炼,也是对心理、意志的极限挑战。每年新兵训练期间,也不乏一些身体不适应、意志相对薄弱的青年因难以忍受部队的训练工作强度,而黯然离开军营。训练压力大。部队是一个十分重视荣誉的群体,日常工作尤其是军事训练往往是由各种考核、比武、排名、检查、评比、奖惩来牵引和推动,军事训练等大项重点工作,往往从师旅团到营连班每级都要组织排名,这样的排序每月、个别的甚至有时每周都可能会有,这也是部队的传统。基层部队的干部和骨干荣誉感都比较强,“只争第一,不要第二”氛围很浓厚,每个单位把训练目标都定的比较高。事实上第一名只有一个,总要有单位居中和垫底。如果训练和工作成绩不突出,或是单位和个人在排名中比较靠后,都会视之为耻辱,组织检讨和反思。从战士个体来讲,个人工作不突出、训练不先进,看到成绩比较出色的战士取得成绩、受到表扬,自己没有或因此还受到批评,心理都会十分沮丧和内疚。因此,每到训练比武排名期间,每个单位官兵都象上紧了发条的马达,处在紧绷的战斗状态,这客观上也让每个官兵都承受较大的压力。
 
苦在目标难实现。

  新战士入伍时,出于望子成龙的想法,以及对新战士进取精神的引导培养,父母亲友都会对其提出在入党、立功,和考军校、学技术、选改士官等成长进步方面的具体目标要求。对于新战士到部队,家庭和个人提出一些努力目标并不为过。但对一名新战士来讲,在部队的锻炼的好与差、成长的快与慢,不光是入党、立功、受奖等具体目标所能体现和衡量的,最关键还是要培养符合社会主流的正确价值观、磨砺积极向上的进取精神、锻炼吃苦耐劳的意志作风。一味用具体、功利的目标来引导和衡量,也容易对战士的成长进步观产生造成误导、带来迷茫和偏差。比如,对于当兵考军校来说,目前部队军官生长的主要渠道是地方大学毕业的国防生,或军校直接从地方招收的高中毕业生。作为普通战士报考军校,由于参与者众多,能够被录取的往往是那些文化程度比较高、军校招生考核成绩突出的那些战士,很多战士则难以如愿。再比如,入党、立功和学技术、转士官等等,都有指标、标准、比例等方面的限制,从比例上看,在部队能够实现目标的只占少数。尤其是对于两年义务兵而言,在入党、立功等方面绝大多数人都难以如愿。应该说,用这些具体目标来引导、激励新战士在部队好好学习工作、努力锻炼成才,自然有它一定的积极意义,但过于强调要实现那些功利的目标、认为实现不了就意味着没出息,反而会增大他们服役期间的心理压力、成为思想上的沉重负担,影响其全面健康成长和锻炼成才。就一个人一生成长发展而言,青年战士在部队这个特殊环境所培养的符合社会主流的价值观、积极进取的精神、坚忍不拔的意志和吃苦耐劳的作风,比这些功利、具体的目标,意义更重大、收效更长远。
 

苦在亲友难见面。

  部队内务条例规定,两年义务服役期内没有探亲假,除非家庭或直系亲人发生重大变故才能短暂请假。对大多数新战士来说,他们自小大多没有离开过父母亲,一旦穿上军装,就要离开家乡,一年、两年多不能回家、难以与家人亲友见面。从备受家人关爱的浓厚亲情环境,一下子到一个完全陌生、管理严格的工作环境,很多新战士都要经历人生第一个痛苦的“心理断乳期”。从实际情况看,最让大多新战士难以忍受的,还是隔断了与女朋友的联系。小青年谈恋爱大多如胶如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现在是几个月甚至一两年不能见面,对两人的感情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和挑战。对于那些入伍前已经有女朋友的新战士来说,入伍之后,只能休息时间或节假日打打电话倾诉衷肠,聊解相思之苦,两年之内再也不能象地方同龄人那样与女朋友过花前月下、耳鬓厮磨的生活,也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有的甚至还要面对因分隔两地造成感情生疏、恋人分手等情感上的挫折和打击。

苦在现实反差大。  

  这个反差主要是理想与现实的反差。军营是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但由于军队职业特点及安全管理的特殊要求,地方群众尤其是社会小青年与部队接触的并不多、对军营生活了解的也大都不深。很多战士家长尤其是新战士本人,对于军营生活的了解,主要途径还是相关电影电视和军旅小说。而当下的一些小说和影视节目,对军营生活的描写大多比较单一片面,尤其是影视节目大多更加注重视觉效果和艺术形式,作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渲染和夸大,与实际军营生活尤其是基层连队的生活脱节比较多。比如,影视节目上官兵好象经常在大街上,事实上部队官兵日常工作生活与社会一直是相对隔离的,平时难得有机会参与地方的活动;影视节目上的部队,好象每天不是在演习就是在打仗,事实上和平时期基层部队大量的、主要的工作任务,是比较平淡、比较单调、比较枯燥的教育训练,大的演习任务不是每年都有的;影视节目中好象官兵都可以谈恋爱,实际上部队对于官兵尤其是战士谈恋爱管理比较严格,不达到相当一定服役年限的战士不能在驻地谈恋爱和结婚。很多新战士入伍前往往把部队想象的过于理想、过于单纯、过于美好。一到新兵连、一接触到真实的军营生活之后,又一下子感到天壤之别,与自己想象中的部队相差太远,思想上、感情上受到很大的挫伤,有的心里还有一种受骗上当的感觉。
 
  以上讲了这么多军营生活的“苦”,当兵经历的“累”。那当兵有什么意义,为什么很多家长还是希望把自己孩子送到部队去呢。对于国家和社会来讲,当然是国防建设的需要,是每名公民神圣的权利和义务。对于一名青年个人的成长发展来说,几年的军营生活,是帮助他们打牢人生发展的素质基础的一个重要起点。尤其是要看到,军营严格规范而有规律的生活,让很多青年彻底戒除了睡懒觉、不守时、责任感缺乏等不良习惯;军营与社会家庭相对隔离的生活环境,培养锻炼了青年的适应环境和独立生活能力;军营每天坚持落实的系统体能锻炼,能够青年练就过硬的身体素质;通过参加部队遂行重大任务和日常训练,能够让青年养成出既雷厉风行、又严谨细致的作风;刻苦的训练和工作压力,能够培养青年坚忍的意志和精神耐力;基层连队繁琐的工作生活,则能够让很多青年在回到社会之后,不好高婺远,自觉踏踏实实从最底层干起;严格规范的军事化管理,让很多青年培养出较强的纪律观念、自我控制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这些能力素质的培养,在社会上其他单位和环境都是难以提供和实现的。从这些意义上来讲,军营是一个能够让广大社会青年练就过硬素质本领的“火炉”,一个不断成长成才的“跳板”,一个从生涩走向成熟的“学校”。事实上,这也正是我们很多家长及亲友赞成和坚持把孩子送到部队锻炼的一个重要初衷。
 
  因此,对于一名普通社会青年,只要挺过了新兵连的那几个月,只要承受住了当兵期间的那些压力,只要能够较好地适应军营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个人的综合素质就能够得到全面的锻炼和提升,就能够为日后重新回到社会、迅速适应环境、培养一技之长,不断健康成才、走向成功、创造辉煌储备一笔宝贵精神财富。此外,几年的军营生活,不仅是国家承认的工作经历和基层履历,而且还能认识和结交许多天南地北的战友;不仅个人家庭能够享受国家和地方政府在政治上经济上的一些优抚待遇,还能够在转业退伍之后享受就业安置、招工优先、创业减免税等方面的优惠政策照顾。军营生活的确“苦”,但苦难与财富往往是一对孪生兄弟,“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从这方面讲,军营生活的苦是苦有所获、苦有所值、苦有所乐的。
 
  对于一名即将穿上军装、步入军营、开始紧张而又火热军旅生涯的社会青年来说,要想在部队这所大学校里学习知识、成长成才,不仅要有远大的理想和崇高的报负,还要有踏实的行动和坚强的毅力,尤其是对即将面临的困难和可能经受的挫折,更是要有着充分的思想准备和精神准备。真诚祝愿广大新战士能够在多彩的军营里放飞自己的梦想、实现自己的志愿,为丰富青年生活、创造辉煌人生写下精彩的第一笔,收获丰硕的“第一桶金”!

学院地址:哈尔滨市宾西经济技术开发区大学城9 号  邮编:150025   电话:13284997565

Copyright @ 1998-2017 Harbin Institute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d 黑ICP备05007064号